欢迎来到 - pk10微信群 !    
当前位置: 首页 > 微信群 > 传奇故事 >

吕思清:8岁被中央音乐学院破格录取的传奇故事

时间:2018-12-03 10:08 点击:
吕思清 和邓小平女儿邓榕在一起 8岁参加中央音乐学院新生汇报演出 “跟邓小平的女儿毛毛(邓榕)结识11年,我从没想过去求证细节,大概是那么回事就行了。可能人家毛毛就是即兴跟邓小平一提,邓小平在外事活动中就是那么即兴一说……”8岁因邓小平一句话被中

吕思清:8岁被中央音乐学院破格录取的传奇故事

 

吕思清

 

吕思清:8岁被中央音乐学院破格录取的传奇故事

和邓小平女儿邓榕在一起

 

吕思清:8岁被中央音乐学院破格录取的传奇故事

8岁参加中央音乐学院新生汇报演出

 

  “跟邓小平的女儿毛毛(邓榕)结识11年,我从没想过去求证细节,大概是那么回事就行了。可能人家毛毛就是即兴跟邓小平一提,邓小平在外事活动中就是那么即兴一说……”8岁因邓小平一句话被中央音乐学院破格录取的吕思清,谈起这段别人眼中的传奇经历,似乎远没媒体那么“上心”。

  最近,吕思清在高校开 “《往事如乐》读奏会”献给病逝的父亲;主办方的宣传主打牌里仍是“吕思清的故事里有邓小平的名字”。吕思清说:“主办方爱提这事儿,跟我无关。对我个人来说,这些事情还是跟我有距离。”

  8岁时,吕思清被中央音乐学院破格录取,成为该院有史以来年龄最小的学生,从此,他真正走上了一条专业的音乐之路;

  27岁时,他才意外得知,如果不是邓小平,他这个年龄不够招生条件的8岁小孩儿就与中央音乐学院擦肩而过了。

  之前,他一直以为能被破格录取,当然是因为自己琴拉得好。却从来没想到,这段经历会跟一位政治领袖有关系。吕思清刚开始不敢相信这件事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命运因邓小平的一句话改变

  音乐小神童惊动邓小平

  青年周末(以下简称“青周”):最近您在高校开 “读奏会”,用文字和琴声纪念父亲、回顾人生。可宣传方还是把主打牌放在了您和邓小平的渊源上?

  吕思清(以下简称“吕”):他们觉得这可能是大家最关注的,要用来宣传。我自己也认为这件事在我人生道路上很关键,但我不会整天当作炫耀的资本。

  青周:“邓小平钦点神童”这段经历真实情况到底是怎样的?

  吕:我父亲谈过这事。

  1977年是全国恢复高考的第二年,报考中央音乐学院的人超过17000人,但原本只计划招收100多人,后来邓小平特批,把招收名额扩大了一倍,还录取了一批少年音乐人才,最小的11岁,所以中央音乐学院的附小最低只安排了小学四年级的课程。我只有8岁,不符合他们的录取规定。所以只有我一个人是中央音乐学院破格录取的。

  而我被破格录取的原因是邓小平当年12月在接见外宾过程中,提到了我, “我们有个8岁的娃娃,已经能拉外国的、大的小提琴曲。我看学校可以提前录取。”

  我爸还说,我进入中央音乐学院学习后,邓小平还要秘书打电话到院长办公室去了解我的情况:生活怎么样啊?要不要请保姆啊?请保姆的钱他来出啊。学校把这些事告诉了我爸爸。

  意外被音乐学院破格录取

  青周:邓小平是怎么知道你这个8岁的小娃娃的呢?

  吕:我父亲的说法是:1977年中央音乐学院的领导和老师听完我拉琴,就让我们回青岛等通知。等了很久都没有消息。我父亲忍不住给中央音乐学院院长赵沨写信问这事,结果院方回信说希望不大。

  当时音乐学院里就“录不录取我”出现了两派意见,反对的认为不符合招生规定且没有先例。赵院长无法定度,便去找音乐界的元老李凌。李凌非常爱惜人才,听了这事特别着急,就让他的女儿把这件事告诉邓小平的女儿毛毛,希望毛毛能够在适当的时候跟邓老反映一下。结果谁也没有料到邓老在随后的一次对外公开讲话里提到这件事情,据说当时的《参考消息》还登了这条新闻。

  音乐学院的领导把这条新闻作为录取我的一个依据。我成为该院有史以来年龄最小的学生。

  青周:很难想象,你8岁就去考中央音乐学院了?

  吕:完全是因为上海音乐学院一位老师的建议。当时我父亲带着我四处求教,那位老师听了我的演奏,觉得我的技巧还不够,建议去中央音乐学院看看。

  父亲1977年带我来北京时,先是找到了时任中国歌剧院书记的李凌。李凌是中央音乐学院和中央乐团的创建人之一,是音乐界的元老。他听过我的演奏后,非常喜爱,立即让女儿妲娜把中央音乐学院的领导还有几个教授叫来,一起听我拉琴。我当时拉了布鲁赫协奏曲和其他一些世界名曲,当时大家都认为非常好,说将来可以到音乐学院学习。

  没见过刊登这段故事的《参考消息》

  第一次知道此事在19年之后

  青周:这段故事的细节你都求证过吗?

  吕:没有求证细节,知道大概这么回事就好了,了解细节没什么意义。但这些都是事实,没有编造。

  青周:可你第一次听说此事,是在事隔19年后,难道你不好奇?

  吕:我刚看到的时候也很惊讶,几乎不敢相信。

  1996年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邀请我回国举办个人音乐周。我们在1993年和1994年就合作过,他们办了“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系列演出”,选了百首中国优秀音乐作品,请我回来到全国各地演奏《梁祝》,他们对我也比较熟悉。

  当时国内还没有人尝试过“个人音乐周”这种形式,主办方希望跟以往普通的音乐会有所区别,就想配合更细致的宣传,挖掘一些我的学琴经历中不被人知的新鲜事儿,正好就我爸聊出这个事儿。这件事儿就印在了我的音乐周节目单的第一页。我就是在节目单上看到的。

  青周:19年了,你的父亲和老师他们为什么不告诉你?

  吕:我后来问过他们,得到了差不多的回答:不想让我从小感到特殊,感到与众不同。所以,虽然我很小就受人恩惠,但我全然不知内情。

  两个版本细节有出入

  青周:一开始你几乎不相信,后来又怎么相信了呢?

  吕:我从不同的渠道得到了大体一致的消息,心情平静下来后,慢慢地相信了这个事实。

  开始我就觉得我被破格录取,可能是我琴拉得挺好的吧。现在想想,被中央音乐学院破格录取,我是第一个,到现在快30年了,我还是唯一的一个。只有我有这么特殊的待遇。

  青周:后来你又从什么渠道得知了此事?

  吕:2003年9月,我回国演出时,听说音乐界的老前辈李凌(现已去世)身体欠佳,于是去探望他。当时李老已经90岁高龄了。他那天的精神状态非常好,跟我聊了很长时间,并谈起了许多往事。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广而告之
二维码
至顶 反馈 至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