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pk10微信群 !    
当前位置: 首页 > pk拾QQ群 > 个性日志 >

三学者纵论蒋介石成败得失 称其绝非平庸之人

时间:2018-11-28 10:44 点击:
三学者纵论蒋介石成败得失 称其绝非平庸之人

《天下得失:蒋介石的人生》已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天下得失:蒋介石的人生》已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汪朝光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代表作有《中华民国史》第四、十一卷,《中国近代通史》第六、十卷,《1945-1949:国共政争与中国命运》等。


  汪朝光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代表作有《中华民国史》第四、十一卷,《中国近代通史》第六、十卷,《1945-1949:国共政争与中国命运》等。

王奇生

王奇生

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代表作有《党员、党权与党争》、《革命与反革命:社会文化视野下的民国政治》、《中国近代通史》第七卷等。

金以林

金以林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代表作有《国民党高层的派系政治》、《近代中国大学研究》等。

  近年来,史学界和读书界兴起“蒋介石热”,真实的蒋介石形象,开始引起越来越多的专业研究者和普通读者的兴趣。蒋介石的家庭出身、婚姻生活、政治实践与政治理念、民族主义、宗教信仰、读书兴趣等开启了诸多的讨论空间。毫无疑问,这股“蒋介石热”的出现,跟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自2006年开始陆续公开蒋介石的日记有莫大关系,大量私人性史料的出现,让研究者探索历史人物的内心和性情等有了一个更直接的渠道,此外,两岸关系的日趋密切,自由行的开通,让很多大陆民众可以在台湾观摩到更多与蒋介石相关的典章文物。

  就既有学术研究而言,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杨天石教授的《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蒋介石日记解读》是比较有代表性的著作,此外,旅美华人历史学家黄仁宇曾在台湾、大陆出版过《从大历史角度读蒋介石日记》,而最近刚刚翻译出版的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研究员陶涵的专著《蒋介石与现代中国》更是做足了文章。那么历史中的蒋介石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真实形象?他又是如何塑造其历史形象和公共形象的?我们应该如何评估其对近代中国命运的影响?最近,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和北京大学历史系的三位研究民国政治史的学者汪朝光、王奇生、金以林联袂撰写的《天下得失:蒋介石的人生》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成为又一部蒋介石研究的力作。这部作品充分地运用了蒋介石日记以及其他相关史料,雅俗共赏,新见迭出,是一部值得公众和专业历史学界留意的作品。日前,早报记者联系上三位作者,做了一个特殊的学术访谈,尽显三位学者对蒋介石的多元化理解,以及蒋介石在历史中复杂而多元的形象。

  “只能说日记还原了蒋介石心目中的自己”

  东方早报:

  蒋介石日记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公布后,引发了新一轮研究蒋介石的热潮。你们觉得,日记还原了一个真实的蒋介石吗?我们应该如何评估日记里的蒋介石与历史中的蒋介石之间的异同?

  汪朝光:

  每个人的存在都是真实的,但这种真实能否反映到他自己和他人的写作中则又是另外一回事。日记是由个人撰写,又与个人的个性、处境、心情、所处的时代环境密切相关,具有相当的主观性,所以,没有一个人的日记可以说是完全真实的。而且越是“大人物”和名人的日记,可能越不真实,因为他们在写作时已经考虑到他者阅读的因素,因此在自觉与不自觉间,都在美饰自己。蒋介石日记,可以使我们更多地了解蒋的内心世界,了解那个时代的人与事,了解历史的细节,但如果用“还原”的概念,那只能说,蒋介石日记还原了蒋介石心目中的自己,至于这种形象是否真实,那是每个读者自己判断的结果,而非仅仅依靠蒋介石日记可以定论的。日记中的蒋介石与历史中的蒋介石,既有一致性,如蒋的独裁在日记中得到了充分的反映,也有不一致性,如蒋对宗教的态度可能较以往认知的更执着更虔诚。

  金以林:

  从历史学的视角考察,蒋介石日记公布的新闻性更大于它的史料性。我并不否认日记的真实性,但有一点很重要,就是真实的事未必都记。比如“四·一二”政变、皖南事变,在他的日记中都是一笔带过的。可见“日记里的蒋介石”是有选择性地为后人记述“历史中的蒋介石”。蒋介石自黄埔建军后,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一步步走向中国政治的核心,就更加明确自己的日记是为后人研究“历史中的蒋介石”提供依据的。所以仅靠日记,是远远不能还原一个真实的蒋介石的。事实上,自上世纪90年代,台湾开放蒋介石全部档案后,对蒋介石的研究成果远远高于日记公布带来的研究成果。但学术成果同学术普及之间,存在着巨大的时间差。同样,日记所带来的巨大新闻性,却成功地对普及历史研究成果起到了促进作用。

  王奇生:

  蒋介石日记具有浓厚的中国传统士人“修身日记”的色彩。这样的“修身日记”本来就可以在师徒朋友之间相互传观、相互批评的。蒋介石十分敬仰的曾国藩就极力提倡写修身日记。蒋很可能直接受其影响。据罗家伦(教育家、历史学家,清华大学首任校长,是五四运动中的学生领袖之一)说,早在1920年代末,蒋介石就拿出全部日记和罗商量出版的事。罗看过其中两年的日记。可见蒋本人并不把自己的日记视为私密性的东西。

  东方早报:

  现代中国政治人物坚持写日记的人不多,学者中长期坚持写日记的有胡适、顾颉刚、吴宓等人,在你们看来,作为政治人物的蒋介石的日记与学人日记有何异同?

  汪朝光:

  就本质而言,政治家的日记与学人的日记并无大的区别,无非是在记录自己生活的同时,寻求个人的历史定位,或许政治家更注重对政治事件的记载,而学人更注重对学术活动的记载,但这只是因为他们职业分工的不同。

  金以林:

  民国以来,政治人物的日记并不比学者的日记少。数出一百位国民党中央委员以上的人记有日记,似乎不太难。只是因涉及政治太多,当事人或其后人不愿对外公布,而学者或其后人更愿主动公布日记。比如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就保存有宋子文、顾维钧、熊式辉、张发奎、黄郛、张公权等人的日记。

  王奇生: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广而告之
二维码
至顶 反馈 至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