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文章大全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现代诗歌 >

诗评家苗雨时:新诗向古诗学习什么

时间:2018-10-30 02:13 点击:
五四新文化运动中,新诗代替了古诗,获得了新质,却也失去了很多东西。承继古诗的优良传统,再造现代汉语的诗性,发展新诗,无疑是重要的和必要的。

  五四新文化运动中,新诗代替了古诗,获得了新质,却也失去了很多东西。撮其大概有:张扬了理性思维,减少了直觉思维,偏重于语法,轻忽了词法,强化了模仿,忽视了表现,等等。此种得失的造成,与古汉语转换为现代汉语有直接关系。因为新诗的出现,固然与古诗有血脉渊源,但主要是学习和借鉴西方现代诗。这样,新诗与古诗就有了一定程度的断裂。现代汉语与古代汉语,运用于诗歌写作,有着巨大的诗性差距。

  当然,现代汉语,由于带有西方语言、语法的痕迹,而成为一种感性与理性泯化为一、外柔内刚的语言。新诗在现代汉语语境中也可以生成,并葆有某种现代的诗意。但因为现代汉语与古代汉语之间的裂痕,也使它失去了诸多的古代文化精神。同为汉语,同为东方的表现性语言,弥补这种裂隙,承继古诗的优良传统,再造现代汉语的诗性,发展新诗,无疑是重要的和必要的。

  那么,现代新诗应向古诗学习什么呢?我认为,至少有如下几项:

  其一,直觉思维。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思维方式。中国的思维是综合的,直觉的。直觉思维也是人类的一种重要思维,并且它更适合于诗歌,更带有诗性。试举一例,如陶渊明的诗句: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这样的诗,几乎无法用词语来解读,它需要人们依据各自的经历、体验,用心灵去感悟。至于什么真意,只能是心领神会了。不像有些现代诗,一味的用理性思维,写菊花,就是菊花,完全是说明的、辨析的,毫无言外之意、韵外之味。

  其二,重词法,轻语法。古代人写诗着力词语推敲,特别是名词的使用。同时,语法是拼接的,并置的,也没有外语的那么多的性、格和态,逻辑性不强,但更能拓展诗意的空间。例如,温庭筠的《商山早行》:

  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

  几个名词的排列,也可以语序变化组合,如“茅店鸡声月,板桥人迹霜”,意思也不差什么。从人的角度看,写旅人早起匆匆上路的行迹。要是从月的角度观照,则另是一番凄清、冷寂的意境。这也正切合俄国诗人布罗茨基对人们公开的写作秘诀:“必须把形容词删减到最低程度;诗里装置名词越多越好”。这说明,发挥词法的优长,减少语法的羁绊,正是开掘现代汉语诗的诗性的方法之一。

  其三,呈现性与含蓄性。中国古诗讲究“状难风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其意象,不仅形、声、动俱现,而且涵养着浓郁的主观色彩。自然意象,也多为心灵意象,或生命意象。这样的意象,既有诗人的移情,又有自身的生命力。

  如,杜甫的《春望》: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花溅泪”、“鸟惊心”,可以是诗人泪洒花间,心惊鸟雀,也可以是花自落泪、鸟自惊心。这种主客消弥与互换的词语用法,无疑增强了语言的弹性和意象的张力。这远比那些客观是客观、主观是主观的现代诗作,更具有艺术魅力。 (作者苗雨时,当代诗评家、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广而告之
二维码
至顶 反馈 至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