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文章大全 !    

宗萨钦哲仁波切:我也曾疯狂的爱上一个女孩

时间:2018-10-20 17:40 点击:
我们今天要谈谈情感关系和爱,我可能不是谈论这个话题的适合人选,但从另一方面而言,或许我正是合适的人。我有很多老师,我从他们那里接受教导,可以说,他们真

宗萨钦哲仁波切:我也曾疯狂的爱上一个女孩

我们今天要谈谈情感关系和爱,我可能不是谈论这个话题的适合人选,但从另一方面而言,或许我正是合适的人。我有很多老师,我从他们那里接受教导,可以说,他们真的就是佛陀本人——他们的仁慈、悲心和宽容。在藏传佛教传统中,认为上师会有许多不同化现。所以,在此背景下——也许你们有些人会觉得听起来有点不舒服,但我会说,我也从自己曾经疯狂爱上的一个女孩身上,学到了非常珍贵且令人有所醒悟的东西。

昨晚我试着打电话给她,想问是否可以提到她的名字,但是她没接电话。所以现在我能说的只是:她是荷兰人,非常美,性格自由奔放,她的父母是有如波西米亚人的嬉皮。这是我二十岁出头时的事情。在得到我的主要上师许可后,我决定去伦敦学习。生平第一次,我离开传统的环境——像是织锦桌布、高高的法座、侍者等,基本上,从某一方面来看,那几乎是如同天神般的生活。

我独自一人前往伦敦。我必须学习很多东西,例如如何做早餐。有一次我去超市时,差点买了猫粮,以为那是给人吃的,这可是一个很大的教训。实际上,恕我直言, 许多年轻一代的上师和仁波切——受人尊敬的高阶喇嘛,他们都应该经历这些。我会建议,这应该作为仁波切培训课程的一部分,他们应该去谈恋爱。当然,他们应该烤吐司、去超市购物等等。但是,他们应该坠入爱河,然后这个女孩应该拒绝他们,因为那时他们才会知道什么是苦。

在那之前,当谈到苦的真理(苦谛)时,我们总是在讲书上写的东西,像老、病、死等,都是很抽象的东西。大多数上师并不知道支付帐单,或生活在现代社会的压力意味着什么。我学到很多东西,但最重要的是,我从这个女孩学到了许多。

我想我当时处于疯狂恋爱中,而她的个性非常自由自在,真的极其奔放。她在嬉皮社区中长大。有一次我们坐地铁时,她指着一位普通乘客,轻推我问说:“你觉得那个男孩怎么样?”没过多久,她就和他聊了起来;几天后,他们就在一起了,只是一、两晚;不久后,她又抛弃他。

她用自己的方式对我忠实,但是这非常痛苦。我是一个上师,应该教授自由自在、不执着、做你想做的一切,而这个无时无刻欢喜快活的女孩,却给予我非常珍贵的教导。我必须视她为使我觉醒的上师之一——是如此的特别。因此我想,就某些方面来说,或许我能谈谈情感关系。

我肯定,你们当中很多人都知道,在佛教里我们会谈慈心和悲心。但是,那种慈心和我们这次要讨论的爱不一样。在佛教里,特别是大乘佛教,实际上不仅在大乘佛教,我们会讲慈和悲。佛教中教导的这种“慈”,是所谓的“无量慈心”。你们当中熟悉佛教“四无量心“概念的人,会知道这个“慈”。

事实上,在四无量心的修持中,第一个介绍的就是“慈”。这个“慈”的定义是:愿一切有情众生安乐,而且具有“聚集安乐之因”的意思。这种慈的对象是一切有情众生,因此是无量无边的对象。这种慈没有个人的目的,因此,从意图的观点看来,也是无量的。这种慈的目标不仅是要获得世俗意义上的快乐,其真正目标是真实的安乐,亦即证悟。换句话说,是要从迷妄之网中觉醒,这又意味着它是无量的,或者说,它不局限于一般概念中的爱。

我必须告诉你们,其实佛教并没有教导我们所想要讨论的。这就是为什么我总认为佛教不会有很大的发展。佛教是关于真理或实相,而实相是人们一般不太感兴趣的东西。佛教谈论无常、幻相等东西,也没有太多人对那些感兴趣。如果我们阅读佛经或释论,其中没有提到有关结婚仪式,这就是为什么佛教徒没有结婚仪式。

这是真的!有很多传统的佛教徒正转变成基督徒,例如在韩国、日本等地,就是因为佛教没有一个好的结婚仪式。穿着结婚礼服、手持花束、音乐等等,这些是很美好的事,它们都很重要,但佛教徒没有这些。

我实际上正试着收集一些想法,以创造出某种佛教婚礼。然而如果我真的用正宗方式来做,会行不通。若是那么做,当一对新人在我面前时,我会说:“嗯,你们知道的,世事无常,或许几天后就持续不下去了。”佛教徒更可能有一个离婚仪式。因此没人教我们将爱和情感关系,当成需要建立的一种制度。

当然,佛教教法里是有教导“爱和情感关系”的这种“爱”,但是,是以作为一个问题被教授的,而不是作为一个你需要建立的东西。佛教徒谈到爱和情感关系时,总是带有一点怀疑的态度。明白吗?

但是当然佛教徒知道,无论如何,人们仍然会不断坠入爱河,人们仍然会结婚,仍然会为情感关系而努力。所以,我们是可以对如何拥有合适的爱和情感关系给出一些建议,而且我猜会有一些关于性的问题。我们会将其与一些佛教智慧作连结,这就是今天我们试图要讨论的。

有一部韩国电影——韩国人非常擅长爱情故事。我不记得片名和导演,是我很久以前看的,相当好的一部电影。关于一个男仆和一个女仆:男仆来自一个家庭,女仆则是另一个家庭的佣人,他们都在非常富有的家庭里服务。这两个人疯狂地相爱,而这两家人都喜欢旅行,不常在家,所以实际上住在房子里的人是这个女仆和男仆。 他们用他们老板的房子见面——这么做可能不对——他们使用花、那些很大的床、香槟、葡萄酒杯、烛光晚餐等等,所有的一切。所以他们的**和关系是发生在一个借来的地方。

从很多方面,我们的爱和情感关系有点类似那样,而这就是佛教智慧起作用的地方。我们全都依赖于条件或境缘,没有人能控制所有的事。先不说外在的事,我们甚至不能控制自己下一分钟的感受和想法。当它来了,它就来了。然后,它就吹动你、拉扯你、打倒你。

我们其实都在因缘条件的限制中,如此具依赖性。而事情并没有变得比较容易,现代生活和基础设施促使我们更加依赖各种不同事物。你伴侣的拒绝,可能通过短信立即传送过来。在过去,可能得要花上一个月的时间走过来看你,但是现在的情况不再如此。我们的情绪、紧张的生活,如同坐过山车一样。

我们被缘所控制着。当我们试图拥有爱情、浪漫、烛光晚餐和情感关系时,其中的一切都依赖于其他许多事物,能够意识到这一点会很好。现在稍微想想,这是相当好的一个认知。因为爱情和情感关系的最大问题之一,就是“把事情视为理所当然”。

当两个人相遇,第一周或第二周时,美妙极了。然后几个月之后,或者对那些慢性子的人而言,一年之后,由于压力、责任、沮丧等各种情况,你最终视一切为理所当然。如果你的伴侣有每半小时给你发一次短信的习惯,有一天可能因为腹泻或其他事情而忘了发短信给你,这就让你烦恼,令你心烦,然后会有“为什么没发短信? 发生了什么事?”这种问题出现。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广而告之
二维码
至顶 反馈 至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