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文章大全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人生感悟 >

我的人生三昧和“读书感悟”

时间:2018-09-29 15:36 点击:
我每天阅牌、阅筹码、阅人无数,不仅逐步加深了对人性的了解,同时也一点点领悟和体会到了财富的“水性”:一枚枚的筹码便是一滴滴的水,一堆堆的筹码便是一汪汪

1998年,我出国后所写的第一部小说《细节》在国内发表,《钟山》杂志社在复旦召开研讨会时,曾来了不少媒体,其中有一位上海《青年报》的记者回去以后写了一篇新闻稿:《昔日名动一时,今日赌场发牌》。我有一些大学老师和同学看到后给我打电话,替我愤愤不平,说,“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写?”我听了,却安慰他们说:“怎么不可以?他们没有说错啊,昔日名动一时,今日赌场发牌都是事实呀。”但我心里知道,国人是很难把作家和一个赌场发牌员联系到一起的,都以为我是在美国实在混不下去了,才不得不去赌场发牌的。其实他们不知道,去赌场发牌是我经过认真思考后的人生抉择。他们也不会知道,我虽然每天在赌场发牌,但我同时也在阅读。发牌员每天差不多有三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所以,我每天上班去时身边都会带上一本书,有时是英文小说,有时是哲学著作,有时是宗教经典……轮到我休息的时候,我就会找个合适的地方坐下来悉心阅读。我有一个朋友,是作家峻青的儿子,有一次带了一群人来赌场,看到我坐在那里专心致志地阅读《金刚经》,大叫起来:“哇,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么乌烟瘴气的赌场里面,还有个人坐在这里读佛经!”

然而,他还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因为我在赌场工作期间最主要的阅读其实还是在牌桌上发牌的时候。每一张牌桌都是一本充满了人生玄机的无字的书。中国人有句古话,叫作“赌桌上选女婿”。我每天阅牌、阅筹码、阅人无数,不仅逐步加深了对人性的了解,同时也一点点领悟和体会到了财富的“水性”:一枚枚的筹码便是一滴滴的水,一堆堆的筹码便是一汪汪的水,一张张铺着绿丝绒的牌桌则是一个个的水塘,而放眼整个赌场,就是一个财富的湖泊了。我坐在牌桌上,每天都可以看到张三的面前堆满了筹码,可不一会儿却都转移到了李四的面前,而李四如果不能见好就收,那高高摞起来的筹码很快又会没入它处……从这里,我懂得了财富之水不仅会流动、蒸发、冻结,同时还能以柔克刚,藏污纳垢。所以,阅读赌桌这本无字之书,最终也促成我写了《紫禁女》和《财富如水》这两本有字之书。

当然,读“自然和社会”这样的“无字之书”,最重要的还不是帮助我们写成有价值的“有字之书”,而是直接作用和帮助我们的人生。老子在《道德经》中说:“为学日渐,为道日损。损而又损,以至于无为。”说的是做学问应该是多多益善,而为道则必须反其道而行之,需要放下,再放下,丢弃,再丢弃。

我初到美国时,是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东亚语言文化系读书。第一年只有学费减免,生活费还要靠自己挣。这时我了解到,学校附近的西木镇(人称小巴黎)有十几家电影院,几十家餐馆,又有许多购物场所,每逢周末便游人如织,但因为区域比较大,游人光靠两条腿走路还是有许多不便之处,于是有一对犹太裔夫妇看到这里面有商机,就开了一家三轮车公司,来帮助游客摆渡和观光。他们招收的员工几乎清一色的是我们学校的大学生,且以白人为主,我是唯一的亚裔。记得第一天我去上班,从晚上六点半等到快十点了,也没遇见一个人要乘我的三轮车。正在后悔和懊恼之际,忽然听到有人大声喊“Taxi!”我环顾左右,并没有看到身边有出租车,再望过去,发觉那人站在对面街口正对着我大喊“Taxi!”我就指指自己的脑门问他;“Me?”“Yes,yes,yes!”他连说三声。我这才明白,三轮车原来也可以当出租汽车用的,就赶紧把车骑过去。这是一对夫妇,两个大胖子,他们说今天是他们结婚十周年,想到母校校园走一走,怀怀旧。我听罢心里既喜且忧,喜的是我终于有了第一单生意,大概可以挣到十块美金,忧的是这两个胖子的分量加起来可能会有四个我重,而且,去校园的路又都是上坡……那真是一段特别漫长而遥远的路,每一脚踩下去几乎都要拿出吃奶的力气……所以,当我将他们送到校园内他们指定的地点时,感觉着浑身上下几乎都被汗水浸透了,没有一块干的地方。下车后,那女的先问我:“How Much?(多少钱)”我就狠狠心,说“25美元!”女的二话没说就开始掏钱,男的见状,也开始摸口袋。就在女的递给我25美元的当儿,男的也将20元一张的钞票放到了我的手上。我不明就里,以为是男的小气,只肯出二十,就很坚定地对他摇了摇头,“No,Twenty-Five!(不,25)”男的一愣,跟着冲我笑笑道:“No,This is your tip。(别误会,这是你的小费)”。声音虽轻,却如雷贯耳,给我以极大的震撼!也完全颠覆了我从前的教育中得到的有关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国家人民的印象。忽然想起毛泽东曾经在《别了,司徒雷登》一文中说过的话——“我们要把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区别开来,要把美国政府中决定政策的人们和下面的普通工作人员区别开来……”当时心里真想大喊一声:“美国人民也是伟大的人民!”

在我的人生经历中,遇到过很多值得我永远感恩的人、事和物,三轮车就是其中之一。我骑着它不仅找到了一条养活自己的生路,同时它还成了我的一个“流动书亭”,我通过它开始了对美国社会的阅读,并迅速融入美国社会。在这过程中。我的英语口语水平不仅得到很大提高,身体经过日复一日的锻炼也变得越来越强壮。但更重要的是,蹬三轮车这件事,它帮我真正做到了“放下”。因为自从写了《伤痕》以后,我身上汇聚了太多的荣誉的光环,已然让我滋生出种种“虚骄”之气。但我通过读佛经了解到,“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一篇《伤痕》,其实也是众缘成就的产物。没有“文化大革命”,没有改革开放,没有那样一个大的时代背景,我就不可能想到去写《伤痕》;而没有班级里办墙报,没有墙报主编将它放在头条,没有女生们所流的泪水,没有《文汇报》编辑的慧眼,没有发表前教育界、文学界、新闻界比较一致的肯定和支持的意见,《伤痕》大约也不会如愿发表,或许至今还锁在我的写字台抽屉里。(本文节选自2015年12月10日《光明日报》)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广而告之
二维码
至顶 反馈 至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