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文章大全 !    

爱情短信——未知的恋人(2)

时间:2017-12-14 12:20 点击:
爱情短信——未知的恋人(2)-新闻频道-和讯网

蔡康永

蔡康永

  湖南文艺出版社

  二、命运改变恋人的座位(下)

  老花园的沧桑和潦倒,很快就安抚了这三颗在青春里各自忐忑不安的心。小晃忍不住牵起艾立思的手,穿进花木生长而成的小隧道。现场突然目睹这画面,还是小小震动了逗点,但是经过了一路上的心情起伏,此时她的心已经略宽松些了。她略略加快步伐,抢在前面带路,领着小晃和艾立思去向智天使的雕像祈祷,这样也使她可以暂时不必继续目睹他们两人牵手而行。

  当小晃真的依照逗点所捏造的方法,生涩地用额头抵在智天使的右膝祈祷时,逗点忍不住掩口偷笑:看起来这位同学真的不爱念书啊。至于艾立思,应该是不担心考试的好学生,在一旁悠闲地看着花木。

  逗点自己晃到了据称掌握爱的炽天使雕像之前。她并没有对雕像祈祷,而是怔怔地望着天使像出神,又想到那古怪的长腿男生所说的人类会在恋爱中学习的事。她不知道自己是否正在学习些什么,她只感觉到以前的她,实在不曾在这么短的几小时内,这样密集地探视自己心里这些细微的变化……

  小晃祈祷完毕,三人在花园里随意游荡。

  回程路上,天有点暗了。车里,三个人热烈取笑学校里几个长相奇怪的教授,气氛比来时好得多。艾立思坚持要逗点坐在前座,她说自己想坐后面,可以躺躺。但逗点当然知道,这是好教养的艾立思,怕自己又被冷落。她不想显得别扭,也就顺从了坐到小晃的旁边。

  “我上礼拜在学校拍到一朵云,形状真的像一颗心,我找给你看! ”小晃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脸对艾立思说,同时腾出一只手,拿起相机找照片。

  运石头的卡车,就是这时候从侧面撞过来的。小晃、艾立思和逗点三个人所坐的那辆小小的英国车被撞凹,剧烈地旋转了半圈,好像一颗被猛烈从巨人嘴里拔出的巨大蛀牙一般,被命运狠狠摔在地上。他们的小车,被撞得最凹进去的地方,是艾立思坐的地方。

  一生可以回到原地几次?

  逗点在小岛上的生活舒缓且饱满,登登的生活则忙碌而且饱,因为登登越忙,就吃得越饱。登登忙碌到很快就适应了没有逗点的生活。这天,登登带着八哥鸟,到节目现场去照顾宠物。这节目每次都有一段内容,是由男女两个主持人,分别提交一件和宠物有关的奇人异事,让来宾来评价当天谁提交的人或事物比较奇妙。

  “我们节目接下来需要一位能把动物内心的声音,翻译出来告诉观众的"动物读心师",也就是一位"能和动物聊心事的人"。 ”制作人说。

  “你不会是要叫我做这个吧?我可不会和动物聊天,我连跟我的房东打电话都会打到吵架哦。 ”登登说。

  “我观察你和你的八哥鸟聊天,我觉得你聊得非常好。 ”制作人很坚定。

  “那都是八哥鸟在听我废话,八哥鸟才是我的心理医师,你弄反了。”

  “登登,如果你以动物读心师的身份出现,而观众讨厌你的话,你也没什么好损失的,反正就是回到你默默无闻的平凡生活去。可是,登登,万一观众竟然喜欢你的话,你的收入会比现在最起码多十倍以上! ”制作人强调。

  “制作人,你看到我的眼睛在发光了吗?制作人你才应该去当读心师,你完全读得出我为了多赚钱,可以把尊严和专业拿去腌泡菜的那颗心!好吧,那我试试! ”

  登登虽然真的自认为听不见动物内心说的话,但在制作人利诱之下,她答应一试。

  为了应付这项新工作,登登开始搜寻一些外国的这类节目来学习。其实有些人表现得可算合情合理,登登也就稍微放心一点,努力揣摩猫狗的内心世界。登登在宠物杂志上读到一段资深动物读心师的建议,这位专家的建议是:“聆听猫狗的内心并不会太困难,你应该由聆听自己的内心开始。 ”这专家接着讲她自己的经历:“我来告诉你,我是怎么开始尝试听见我自己的内心的。”专家这样回忆:“我有一本相簿,是我整整十年都不愿意打开来看的。终于有一天,我跟我自己说,我应该要看看那些照片了。我打开了那册相簿,看了几张照片,哭了几个钟头后,我才开始比较愿意听听我的心里,到底有哪些连我自己都一直瞒住自己的话。 ”读到这段话,登登发了一下呆,靠在椅背上,抓了一把爆米花,塞进嘴里。

  “一直不愿意打开来看的相簿……”登登思索着,把计算机上的相簿翻出来,看了一眼。还真的有一个她一直不想打开来看的相簿,她给这相簿定的标题是“别看”……“里面是些什么照片呀?”登登想了一下,想不起来。

  登登鼓起勇气,把相簿点开来。那些是登登在中学时的照片,并不是服装、头发流不流行这类的事,而是那时,真是胖呀。登登看着照片,被逼着回想起那时的胖,曾经给她招来的那些嫌恶的眼神。学校男生不经意的嫌恶,把她憧憬爱的能力毁掉了……

  登登后来渐渐把脸转向人类以外,她找得到的最平等、最不伤人的眼神,是来自动物的眼神。登登站起来,走到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脱离少女时期以后,她的身体仿佛被时间推拿,已经渐渐不算胖子了,是有些赘肉,这里一点那里一点的,但都属于正常的范围。然而,时间只推拿了她的身体,并未推拿她的心。

  登登的心还停留在对爱情拒斥的惯性里,有点像因沙漠缺水而自动把叶子一步步长成了针刺的仙人掌,即使后来移居到水源充沛的地方,也依旧维持住了无求于水的满身针刺之叶。登登转脸对八哥鸟说:“喂,那你读得出我的内心吗?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

  八哥鸟定定地看着她。她笑了:“你猜对啦,我正在想逗点,那个小朋友,她好像比我勇敢得多哩!”登登再照了一会儿镜子,默默流下两行眼泪。八哥鸟拍了拍翅膀,登登把八哥抱起来:“好啦,我已经面对自己寂寞干枯的内心了,接下来,老娘要开始对付那些小猫小狗的内心啦。 ”

  一生可以回到原地几次?

  逗点更加不安了。她想到登登一再提醒她,鹿可能是个根本定不下来的流浪者,于是问鹿自己可不可以陪他,一起去完成“交作业”这件事。鹿露出非常为难的表情,说:“我老板不会允许的,除非他允许,这边的人本来就不该介入那边的事。逗点你不要担心,我把东西交出去,最晚明天在车站跟你会合。 ”

  在一旁的叔叔,拿出一部手机给鹿,说:“这手机是我给你弄好的,我会把号码告诉逗点。我知道你不喜欢用这些东西,可是不要让逗点太担心,你就带着手机吧。 ”

  鹿听话地收下手机,抱了抱叔叔,又过去拥抱逗点,说:“我现在出发比较好,我老板他们都挺一板一眼的。这是我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我还是把最后步骤做好才对。 ”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广而告之
二维码
至顶 反馈 至底